995996访问.线

湖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20200222 【字体:

  995996访问.线

  

  20200222 ,>>【995996访问.线】>>,但日伪时期,树木砍了个精光,水土流失十分严重。

   去深圳经济特区闯一闯,奋搏一回,当然具有巨大的感召和诱惑力。特区以改革为其使命,该从哪里入手,真是一个重大科题,也是难题。

 

  口述时间2019年12月12日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会议厅本期采写深圳晚报记者唐文隽实习生尹琛1993年,工作中的朱悦宁(前)。我作为主管工业的副市长,着手制定了一个工业发展三年规划:1987年到1990年工业产值从26.7亿元达到100亿元以上。

 

  <<|995996访问.线|>>那时候,深圳的机构设置比较简约,重大事情都是在常委和副市长均参加的常委扩大会上讨论决定,所谓“一次过会”“一锤定音”,再加上深圳社会对改革的承受力极强,推行起来顺风顺水。

   制订颁布“18号文”催生深圳民营科技企业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由于改革不到位,私营企业还没有生存空间。就这样我硬是一年没出经济特区“二线”。

 

   保税区的筹建也是深圳当年的一大“创造”。就这样我硬是一年没出经济特区“二线”。

 

   春节来了,那是我在深圳过的第一个春节,街上冷冷清清。妈湾电厂建设,硬是舍弃昂贵的进口机组,改用国产机组,两台三十万机组少花2亿多美金。

 

   调任深圳,摸着石头过河1985年,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李灏调我一起南下深圳。作为盐田港建设指挥部的总指挥,我同几个盐田港老人,从起步工程干起,直到做完一期工程并达成与港商合资。

 

  (环彦博 20200222 环彦博)

信息来源: 湖南日报    责任编辑: 环彦博
相关阅读